1 1

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玲珑玉(上)

时间:2015-10-08 来源:原创 作者:龙猫 阅读:9
  

  “玲珑过来,过来娘亲这边。”
  
  一位美丽的妇人,一身粉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系着一块碧绿的翡翠,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肌肤光滑红润,眉目如画,竟是一个绝佳人,完全看不出是个有孩子的母亲,此时的她,满脸都是慈爱的笑容向我招手!
  
  我望着她,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了一下,步履蹒跚的走向她,口里吐了吐泡沫,奶声奶气的道:“娘亲……娘亲……”
  
  美丽的妇人一把抱住我,用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我的头,笑道:“玲珑真乖,我的心肝宝贝儿…”我是懂非懂的望着她,裂开嘴笑了。
  
  一旁站着的男子,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以及他一双漆黑如古井的双眸与我有三分相像。他从背后拿出一个精致漂亮的拨浪鼓,拨浪鼓被轻轻的摇动着,发出咚咚咚清脆有节奏的声音,我伸出小手去抓,他却把拨浪鼓举到我够不着的高度。
  
  我不死心向上揣,嘴里喊着:“爹爹……爹爹……我要……我要……”男子听到我叫他爹爹,哈哈大笑把拨浪鼓递给了我,我把拨浪鼓拿在手里,一个劲的摇,摇得不亦乐乎。
  
  娘亲说我出生那天,晴朗的天空一道霞光划过,紧接着下了一场有太阳的雨,这些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雨竟让佛寺庙前的一颗早已枯萎百年菩提树发芽了。
  
  一位道士在我刚落地的时候出现在门口,把一块玉交给我父亲,并叮嘱道:“此玉乃是玲珑玉,是空中那道霞光坠落所形成,与汝女有割不断的关联,玉毁人走,玉在人留……”说完此话凭空消失了!
  
  父亲认为他是神仙下凡来告诫自家要好好善待这个孩子,父亲便把玉制作成项链,把它挂在我身上,并告诫我此玉不可离身,父亲也给我取名“玲珑”.
  
  我在家中的位置可高了,即便后来还有两个弟弟,父母依旧把我宠上了天;含在口里怕化,捧在手心里怕摔,但我并未因此而交横跋扈。
  
  自我有记忆开始,每天晚上会做奇怪的梦,梦境里与我现在的世界完全不一样;那里有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高科技,新思想,新教学,而我却能把那边的东西全部牢记。我告诉父亲他们,可是他们一句都没听进耳朵里,这便成为我的秘密!
  
  初遇他时,在我八岁那年。
  
  “玲珑,娘要进去上柱香,你在外面乖乖等着,可别到处乱转。”娘亲满脸和蔼的笑容,一只手提着烧香拜佛所用的东西,另一只手抱着才两岁的湘儿。
  
  “知道啦,娘,你放心进去吧,玲珑会乖乖的在外面等你啦。”我一身绿色衣裙,两只手抓着裙角转圈圈,衣裙随风转动,在空中飞扬,感觉像花丛中的蝴蝶,手上的铃铛也发出叮叮当当清脆悦耳的声音。
  
  母亲无耐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寺内。我转了几圈觉得没意思,又开始四处张望,见不远处有一颗长得非常茂盛的大树,难道就是母亲经常提起的菩提树?
  
  我提着裙子没一点女孩子的样子,蹦蹦跳跳来到那棵菩提树;茂密的树枝遮挡了阳光,粗大的树干要三四个人围起来才能抱住它;我上下打量着它,俯身寻找一块锋利的小石头,点起脚跟,在树干上刻下“玲珑,到此一游!”,然后拍拍手道:“搞定,真佩服我自己!”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哈哈哈……”一道爽朗清脆的笑声从上头传来,听声音似乎是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
  
  “谁?给姐姐滚出来,小心我揍死你”我怒声喊道。
  
  抬头一瞧,一个漂亮的男孩跃了下来;他一袭白衣,腰间系着一块千年古玉,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中,从玉冠两边催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剑眉凤目,鼻正唇薄,清澈的目光清纯得不含一丝杂念,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一切,就像春阳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不自觉浸于其中。
  
  “玲珑,到此一游?哈哈哈…够有诗意的!”他优雅的站在一旁,并未因我刚才失礼感到生气;微风拂过,树叶飒飒作响,他挺立在风中,黑发三千随风飘浮,竟让人有些错觉,彷如仙人下凡。
  
  “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咯咯地笑了,眉眼也弯得似月牙;走到他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完全不注意男女区分,好似咱们已是熟悉的哥们。
  
  他愣住了,无法相信眼前的女孩,竟如此豪放,纵他阅览不说有上千也有上百的女子,她们一见到他,双眼冒红心,而眼前的女孩,看打扮出身绝对不差,礼数看她文秀的字,也有很好的教养,但为何……
  
  “帅哥,发什么愣呢?不会被我吓到了吧?嘻嘻嘻……“发现他愣神,我不禁又想逗他,那么漂亮一个男孩,如果在那个世界,绝对可以捧成大红人,一大堆美女粉丝追着他跑,想到这我笑得更开心。
  
  “帅哥?什么东西?”这女孩说话怎么古里古怪的?他带着疑惑的神情望着我,我被他那不含杂念的目光沦陷了进去。
  
  “啊?没什么……没什么……”发现自己玩过了头,移开目光不敢直视他。他真是个妖孽,长得那么好看,让人妒忌啊?三十六计,先走为上上计,想到这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跨步就溜。
  
  “咦?想溜?没那么容易。”他一个飞身挡在前面,我急促停住步伐才没撞上去,怒目瞪了他一眼。
  
  “你想干嘛?别以为你会武功,本小姐就怕你?嚯嚯嚯…”我提起绣花拳对他挥舞,手里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哈哈……”他笑了起来,“好吧,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他觉得这个女孩很有意思,要溜还光明正大不需要理由,真是有趣的姑娘。
  
  名字?我额头全是黑线,他能不能再逗比一点?刚刚不是有写吗?我突然来了兴趣:“公子,奴家叫玲珑呀,刚刚不是有写么?讨厌啦,人家会害羞的,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我努力露出娇媚的神情,又把他镇住了;他发现这个女孩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脸上露出精彩的表情。
  
  “我……我叫弦”他发现被人调戏了,很快镇定下来,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
  
  我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发现这次真的玩过火了,毕竟这里不是21世纪。我马上露出抱歉的表情:“刚刚不好意思,公子莫见怪,我……我有事先走一步。”
  
  他腹黑的笑了起来:“哈哈哈……竟然如此,不知小姐是否赏个脸,陪我走走?我初来驾到,还不熟悉这里呢!”
  
  “玲珑?在做什么呢?”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母亲刚走出来,见我与一个少年站在一起,怕我那身怪毛病恼怒了对方。
  
  “啊?娘,没事!”我蹦蹦跳跳来到母亲身边,伸出小手挑逗湘儿的下巴,湘儿咯咯地笑了,奶声奶气的叫:“呵呵呵……姐姐……”
  
  “夫人,刚刚跟玲珑聊天,弦儿待家母向您问好。”他眼睛满是笑意望着我,一边向母亲问候。
  
  “弦儿?真的是弦儿?哎呀,弦儿长那么高啦?那时见你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呢,你娘可好?”母亲一手拉过他上下打量,另一只手抱着湘儿。
  
  感情他认识我,我恼怒的瞪着他。
  
  “家母身体安康,谢谢夫人的挂念”他露出皎洁的笑容,连湘儿都看呆了。
  
  “玲珑,我介绍一下,弦儿可是母亲好友之子”母亲转头向我说道。
  
  “弦哥哥好!”我没了刚才调皮劲,完全一个乖孩子的形象。
  
  阳光明媚,秋风袭来,树叶飒飒落地声音,我倚在凉亭栅栏,双目望着池里波光粼粼的水,水里倒映着一张清秀的脸,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哇……”后面跳出来一个英俊的少年,他笑嘻嘻望着我。
  
  “宣儿,你想吓死姐姐我啊?”我不爽的瞪着他,手里的铃铛叮叮当当响着。
  
  “姐,你在这偷偷钓鱼,万一被娘知道了,我们又得挨骂了。”宣儿露出苦恼的表情望着自家姐姐,他可真倒霉,娘说这池里的鱼归他所管,少一条鱼就得罚站一刻钟,而自己最该注意的就是咱姐。
  
  “嘘……你不是说,我不说,谁知道呢?等会鱼儿上钩了,还有你的份哦!”我向他眨眨眼睛,示意他别出声。
  
  “你说得倒轻巧,每次还不是我被挨骂。”宣儿露出一脸的委屈,但眼里的贪婪出卖了他。
  
  我贼贼的笑了,“今天娘又要去佛寺庙上香,嘿嘿……你懂的!”
  
  晌午过后,母亲照常带我们几姐弟来到佛寺庙,我向宣儿眨了眨眼睛,示意开始行动。
  
  “娘,我闻到那香烛味道有些不舒服,我在外面等你们。”宣儿扶着额头,装作头晕。
  
  “宣儿,你没事吧?”我担心的扶着他“娘,我在这照顾宣儿,你跟湘儿进去吧!”
  
  “嗯,你俩在门口等着,我上完香很快回来。”娘温和的望着我们,神情有些担忧。
  
  “好,娘你去吧!我在这照顾宣儿”我甜甜地笑了。
  
  见母亲跟二弟进了寺庙,我拉起宣儿灰溜溜到菩提树,环顾了四周,见没有人就爬上树梢,茂密的树枝很好的遮挡了我们身影。
  
  “姐,鱼呢?”宣儿两眼发直,一见就是个吃货。我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包裹,还未打开,里面香味就飘了出来。
  
  “姐,好香啊!”他闭上眼睛,舔了舔嘴唇,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打开包裹,今早钓的几条鱼现在变成香喷喷美食,我分了一条给宣儿,两人津津有味吃起来。
  
  微风温和轻柔拂过,蔚蓝的天空飘浮着几朵白云,这样好的天空,让我不禁哼起曲子:“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小鸟儿忙蜜蜂也忙小鸟儿忙着白云也忙啊……马蹄践得落花香眼前骆驼成群过骆驼响叮当响叮当这也歌唱那也歌唱风儿唱也着水也歌唱啊……”
  
  “姐,哪来的骆驼?”宣儿闷闷的问道,他总觉得自家姐老说奇怪的话,唱奇怪的歌,做奇怪的事。
  
  “没有骆驼就不能唱吗?啰嗦……”我敲了一下他额头,他吃痛叫了一声,而这时下面响起一道掌声。
  
  我与宣儿对望一眼,跃到了地面。
  
  阳光下一个英俊的公子带着高深莫测眼神望向我这边,他估计与自己年龄相仿;黑色长发被松松绾起,漆黑的眼眸凌厉夹着一丝冷漠,高挺的鼻梁,红润的樱唇小口;一身淡蓝色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武功深不可测,表面温文尔雅,加上整个人散发一种迷人的王者气息,令人不舍得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连被称为江南十大美男的宣儿也被他压了下去。
  
  “姑娘好雅兴,这骆驼被你唱得栩栩如生,仿佛这里真有骆驼似的。”他邪魅的脸孔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微笑,让前来烧香拜佛的女眷们各个露出花痴模样,如21世纪电视那些明星,一大堆粉丝追着他跑。
  
  “公子也好雅兴,竟有心思偷听别人说话。”我挑了挑眉,笑嘻嘻望着他,并没有被他美色迷惑;好在家有两美男,一个萌萌哒小屁孩,一个俊美偏偏公子,如此练就了一身可抵美色好本事。
  
  他眼里闪过一道惊愕,很快又被他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掩盖掉,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表示默许我刚刚的话,被他这么盯着,姐姐我竟然起了鸡皮疙瘩!
  
  “宣儿,我们走,别跟偷窥狂站在一块,免得占了晦气!“我别过脸去,不知为何心中闪过一丝陌生的情绪。
  
  “这位公子不好意思哈,别在意我姐刚刚说的话,有不便之处请谅解。”宣儿谦卑的向他致歉,哎,两位翩翩公子站在一起,让那些女生更是尖叫不已,哪有我立足之地啊?
  
  看着他们俩人,又看看那群花痴的女眷,我默默退后几步,并未听他们说什么,一灰溜就进了佛寺庙,而这时天空一道霞光划过,我脖子那块玲珑玉发出微弱的光芒。
  
  “母亲,你看我带谁来了?”宣儿兴高采烈的声音响起,我纳闷望向他,见他把那男子带了进来,那么快成好兄弟了?
  
  母亲一见到那男子,眼睛亮了起来,我心里咯噔一声,觉得事情有点不妙,就听母亲兴奋的说:“呀,弦儿?时隔七年,没想到长那么大啦?越长越俊俏咯,与你父亲年轻时候一模一样,还比你父亲更胜一筹呢!”
  
  母亲在他身上左瞧瞧右瞧瞧,巴不得把他全身几个毛孔都瞧个遍,我满头都是黑线,不就时隔七年,至于这样么?
  
  我也是上下打量着他,却是越来越俊美了,但也越来越成熟,双眸冷淡的,不再是那双不含杂质的俊眸了,他身上连一点年少时的模样都没有了,我不得不感叹时间的流逝啊,我们都长大了!
  
  “伯母,您与伯父身体向来可好?家母很挂念您老,希望有空多到京城走动。”他的一举一动都那么温文尔雅,没有当时调皮活泼模样了。
  
  “好,我们都好,你怎么来江南了?”母亲欣慰的望向面前英俊的男子,两眼隐隐闪着泪光,不用激动成这样吧?
  
  “这次是家父叫我过来办一点事的,顺便与您商量当年那件事儿。”他似有似无的望向我这边,我耸耸肩不再理会他们。
  
  “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这里不适合谈事。”母亲压低声音道,用眼角的余光望向我这边。
  
  我若无其事的跟湘儿玩耍,其实母亲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了,当年那事?不就是把我嫁给他呗?我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已经在那个先进的世界,接收新的思想,变得洒脱和无所谓,只要不碰到姐姐的底线,我是不会去计较的。
  
  傍晚的黄昏,如同一片赤红的落叶坠到铺着黄尘的地上,斜阳之下的山岗变成了暗紫色,好像云海之中的礁石。我在院子里转着圈圈,淡紫色的裙摆在半空中飞扬,手里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宛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而这时父母亲和弦刚从客厅那边走来,见我在院子玩耍,母亲叫住了我。
  
  “玲珑过来,娘有事儿跟你说。”母亲皱了皱眉,肯定有心事,而这心事貌似与我有关。
  
  “娘,什么事啊?”我停了下来,一蹦一跳的来到母亲身边。
  
  “玲珑…是…是这样的…这次呢…弦儿…弦儿是来提亲的。”母亲说话都带了点结巴,不安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当年娘与弦儿的娘,同时怀上了你俩,路过一座观音庙,便在那儿许下了诺言,倘若是一男一女便结为亲家,若都是女孩就拜姐妹,若是男孩就是兄弟,然而…玲珑,你看这事?”
  
  “娘,这门亲事由你们觉得就好了,我没意见!”我漫不经心的道,这个世界的思想都是腐朽的,婚姻自由都得父母决定,突然好羡慕21世纪,那里男女平等,婚姻恋爱自由,又是一夫一妻制度。
  
  当周边死一般的寂静,我才回过神来,便见父母亲和他都是一脸的错愕,我无语的摇了摇头,摇着手里的铃铛,我笑了。
  
  “娘,爹,既然这里没有我的事,我先走了。”我向他们摆摆手,踏着轻快的步子走了。
  
  来年的春天便是我与弦的大婚之日,日期时辰都定好了,便是等待那天的到来。
  
  那日我穿着一身红色的喜袍,在鞭炮声下坐上喜轿,本以为一切都是欢喜的,却不曾料到发生了一件事,自那件事后他对我的态度完全变得冷淡,甚至还带有恨意。
  
  “一拜天地……”喜娘尖锐的嗓子喊道,红盖头遮住我飞视线,我手里抓着红绸缎子另一头,在丫头搀扶下转过身去,深深鞠躬。
  
  “二拜高堂……”我又转过身面向高堂方向鞠了躬,耳边都是恭贺声和嬉闹声。
  
  “三夫妻对拜……”声音刚落,鞭炮声随之响起,而这时一道声音划破这个美好的婚礼上。
  
  “弦,你说会爱我一辈子的,今生非我不娶的,可是你…你…”一道甜美的声音,却带着绝望和悲伤的口气。
  
  “来人,谁让你们放她进来的?还不快把他赶走?”国公爷被突然出现的情形愣了一下,随后急忙对一旁侍卫命令道。
  
  “弦,你这个负心汉,你既然违背了当初的诺言,那我与孩子一同死在你婚礼的殿堂上,让你一辈子悔恨,一辈子内疚,一辈子…一辈子记得…记得…”女子话还没说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软软的倒在地上,已服毒自尽了。
  
  “雅儿…雅儿…”他丢下手中的红绸缎子,一个快步冲到那女子身边,双手颤抖着抚摸她的脸颊,撕心裂肺的喊着女子的名字;而我愣愣望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幕,久久未回神。
  
  “玲珑?”母亲一脸担忧拉了拉我,我才回过神,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为何为了一个人而丢掉性命呢?而且还一尸两命呢!
  
  大家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看着他抱起女子的身体慢慢向外走去,无论国公爷在后面怎么怒吼,他都没有回头,等他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大家又把视线转向了我,我耸耸肩跟喜娘走进了新房。
  
  出了这事,国公府自然不好留人了,宾客们也纷纷离去,府里一下安静下来,已是深夜了,父母亲与国共夫妇看了我几回,确定我没事才放心回去睡觉。
  
  我把喜服褪下,换了一身简约清爽的衣服准备出房门,而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他一身酒气的走进来;我皱了皱眉,走到一旁桌子上,给他倒了一杯水递过去,他却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越笑越大声,原本好看的俊脸变得更加迷人,有些不真实。他一把扫掉我手里的茶杯,只听茶杯摔碎的声音,他的双眸无比漆黑,没有任何感情,一步一步逼近我,直到把我逼到床角,他才顿住脚步。
  
  “哈哈哈…”他仰天大笑一下,然后凌厉的逼近“你知道吗?我觉得老天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为什么不让我与心爱的人在一起?为什么要带走我心爱的人与孩子?为什么?”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后退了几步,眼睛望向那对蜡烛,又自言自语的道:“如果我坚决不答应这门亲事,如果你不答应这门婚事,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而我的雅儿和她腹中的孩子就不会死去了?”
  
  他一个健步又冲到我面前,双眸无比的寒冷:“你知道吗?我恨你,恨你当初为什么答应这门亲事?倘若你不答应,以你父亲的宠爱,他们断然不会逼你嫁给我的,为什么你要答应?为什么?”他狠狠的摔门出去了。
  
  我望着被关上的门,摇了摇头,你问我,那我又问谁呢?一切的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当初的选择好不好?为何要把所有的过错推到我身上呢?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弦了,我依旧照常生活,依旧带着灿烂的笑容,就如未出嫁之前那般欢乐,父母亲见我如此,也稍稍放下心来,只是有谁知道我笑容背后的辛酸呢?
  
  是的,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爱上了弦,在八岁那年初次遇到他,那颗心就丢掉了,七年后再相遇,我的心依旧无比的激动,当知道自己要成为他的新娘,我更是开心不已,但婚礼上却出现那样的事,以及他那天说的话,无不一一刺痛我的心?弦,老天也与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我爱上了你,即将要成为你的新娘,而你却爱上别的女子,而那女子却是在婚礼当天死在我面前,你说多么荒谬的玩笑啊?
  
  再次见到他时,那天阳光明媚,我倚在凉亭的栅栏上,望着湖面倒映的影子,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笑声,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弦搂着一个女子缓缓向这边走来,而女子刚刚不知道弦对她说了什么,惹得她咯咯地笑了起来;而他也向这边望过来,对上了我的视线,他原本含笑的双眸立马沉了下来,如寒冬那般冷。
  
  “柳儿,我们走这边。”他;搂着那名女子往旁边的岔口走去,然而那柳儿却笑道:“怎么?怕你老婆啊?”
  
  “小调皮,我怎么会怕她呢?只是不想见到某个人而已,免得沾污了我的眼,见一回恶心一回。“他毫不回避调笑道。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一字不漏飘进我的耳朵里,我对他们微微一笑,继续望着湖面,微风拂过,手里的铃铛被风吹得摇晃了起来,清脆的声音悦耳动听。
  
  “什么声音?听得真闹心,我不喜欢铃铛的声音。”柳儿依偎在他怀里,嘴角露出邪恶的微笑,随之用手里帕子掩盖住,露出楚楚动人的眼眸。
  
  “乖…你等等,那声音马上就会消失的。”他在柳儿眉间轻轻落下吻,一个飞身就到我面前,眼眸冰冷。
  
  “拿来!”他摊开手掌,声音冷酷无比的说道。
  
  “什么?”我郁闷的看向他,不懂他发什么神经。
  
  “把你手腕上的铃铛撤下了。”声音依旧很冰冷,口气带着一丝不耐烦。
  
  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那边的女子,把手里的铃铛撤下了递给他,然而他一个用力,铃铛变成了粉末,随风而逝;我愣住了,还没回神的时候,他一转身就回到那女子身边,搂着怀里的女子扬长而去。
  
  不知不觉眼眶挤满了泪水,一滴一滴落了下来;那铃铛是母亲叫人专门打造给我的生日礼物,那里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小巧的手工,都注入着母亲满满的爱,从小带到大的铃铛就这么没了?
  
  我错愕的望向他消失的方向,而脖子里的玲珑玉在空中划过一道霞光的时候,发出微弱的光芒。
  
  “咳…咳…咳咳…”我扶着胸口咳嗽了几下,上次在凉亭站久着凉了,再因伤心难过,就这么华丽的病倒了,这一病就是一个月。
  
  “来,玲珑,把这药喝了吧。”国公夫人手里端着一碗药,饶了一勺放在唇边吹了吹,递到我唇边,我乖乖张嘴把它喝了下去,没必要跟自己身体过不去,不是吗?
  
  “玲珑,自你嫁过来受苦了,要是被你母亲知道了,铁定绕不过我,都是我那没用的儿子,让你受了那么多苦。”说着说着,国公夫人双眼通红,眼看要泪水要流了出来。
  
  我心里一暖,连声安慰道:“娘,没事的,就一点风寒,很快就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总是昏昏沉沉的,在那个世界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昏睡越久,我就会去到那个世界,心里总是不安,好像有一事慢慢的袭来,即将要发生了。
  
  一个月后,我的病差不多好了,于是到走廊散步,这时一个娇嫩嫩的声音响起。
  
  “哎呦,这不是玲珑妹妹么?听说你病了一个月,现在身子可好了?”
  
  我转身望过去,只见弦跟那女子在一起,那般配的身影,如果当时并未发生那事,或许眼前是令人羡慕一家三口了。
  
  “好多了。”我露出淡淡的笑容,语气平和没有一丝波动。
  
  “嗯,好了就好,你可多照顾自己身体啊!”她往弦怀里凑,那般娇媚又让人怜惜。
  
  我并未理会,跨步正要离去,一个丫头端着茶往我这边走过来,然后向我们俯了俯身,而这时柳儿绊了她一下,那壶茶水就倒在我身上,丫头脸唰的白了,跪在地上给自己打耳光。
  
  “对不起…对不起…少夫人,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该死...”噼噼啪啪的声音响在整个走廊里。
  
  “没事,你起来吧,别打自己了,会疼的。”我一把拉起那丫头,一旁的丫头也赶忙过来帮我擦衣服,而这时藏在脖子里的玲珑玉露了出来,在阳光照耀下晶莹剔透。
  
  “呀,玲珑妹妹,这是什么啊?好漂亮的玉啊!”柳儿双眸亮了起来,向我这边靠近。
  
  “没什么!“我赶紧后退了几步,把玲珑玉塞进衣领里面,警惕的望着她,这个可不能离身,父亲屡次警告过的,虽然不知什么原因,反正就是不能离身。
  
  “弦,我就想看看嘛,没想到玲珑妹妹那么小气。”她嘟着嘴巴,眼眶红红的,那般楚楚可怜,真是个伪娘们,不在21世纪可惜了,以她的技术肯定能捧红。
  
  “拿来!”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一旁的丫头被这么冷的声音吓得瑟瑟发抖。
  
  “不给!”我摇了摇头,一想起那条铃铛毁在他手里,我死命护着胸口,坚决不给。
  
  “给?还是不给?”他声音又加冷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内力竟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手不自觉松开了,而他一把抢过玲珑玉。
  
  我伸手要抢回来,他把那块玉递到柳儿手里,柳儿把玩着,然后故意没拿稳,只听见玉器清脆碎裂的声音,而匆匆赶过来的父母亲和其他人大叫一声:“不要……”
  
  我只觉得天空突然电闪雷鸣,脑袋嗡嗡作响,灵魂似乎离体,脸唰的白了,双眼露出恐惧和迷茫,因为我意识到了自己即将要离开这个世界。
  
  “不要…”母亲见玉摔碎了,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而父亲双眼愤怒到极点,一把掐住柳儿的脖子,只听咔擦脖子扭断的声音。
  
  我第一次看到弦双眸露出从未有过的恐慌,就算当时那个叫雅儿的女子死了,他也从未有过这样的表情,一个健步冲了过来,死死抱住我,他全身在颤抖,他在害怕吗?
  
  “玲珑,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对不起,对不起…”他不再冷漠了,他的怀抱好温暖啊。
  
  我缓缓闭上了双眼,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佛寺庙那颗菩提树在睽睽众目之下,一夕之间竟然枯萎了,玲珑摔碎的时候,空中一道霞光划过,如流星一闪而过。
  
  

分享到:
  • 上一篇:花誓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腾博会试玩 - 腾博会官网诚信服务